黄梁

吃瓜群众

柒七那么甜,为什么不磕?

Dear My Love

   吾爱叶修
  我不知道你打开这封信,开始读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会显得极其无聊吗?认为是某个粉丝写的表白信?如果你这样想,那你只猜对了一半。没错,这是一封表白信,但我却写下我真心想对你说的话,希望你能记下,因为“读”始终比“听”要深刻!
  首先,我爱你。爱之深意之浓,我从未对他人有过这样的感觉。如果你感到震惊,我和你也一样。这不是因为你不值得爱,只是,我从没想过我会对一个男人产生超越兄弟情义的感情,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有点惊人。其次,我从没想过会有另一个人类会占据我思想,而且不仅是在清醒时!还有,我从没想过如此理智的我会完全痴迷于另一个人,没有你在身边,度秒如年。我从没想过我会在另一个人身上找到我想要的一切,我可没那么傻,可现实证明其实我很愚钝,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所有美好的品质,你温柔、慷慨、乐观,你性感,智慧的令人惊叹,却又蠢得那么完美。
  刺身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倾听你,端详你,把你的模样完美的刻在心上,和你欣赏并分享这世间的一切,探索你的思想,探索你的身体(或者你探索我的),帮助你,照顾你,服侍你,或敲一下你的脑袋,当你做错的时候,直截了当的说吧,我是这个世上最适合你的伴侣!
  好了,说了这么多好话,我们来深度探讨下“细节”,额……我有一两个缺点,好吧……或许不止……我总是有些盛气凌人,但都出于美好的前提,额……我总是不经意间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如果我对你这样,亲爱的,你一定要告诉我!还有,我有些偏执,我有些无法忍受其他人和我一起共享你,看着你的面容,听着你的声音,享受的本应独属于我一个人的温柔,我心底像是有一头黑色的野兽,扭曲我的理智,撕碎我伪装出来的所有优点,这绝对是一种糟糕的感受,但我遇见你之后,这种感受就一这停过。但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没人会偏执于自己不感兴趣的事物。好了,关于缺点就说这么多,如果还有,我希望你能发现并指出。
  叶修,我见过千般日出和日落,在大地上,如蜜色的光辉在森林和高山上汹涌流淌,在海洋中,是血红的鲜橙在多彩的云层中生生落落。我见过千般月色,中秋的圆月似玉盘,那时的你没在我身边,我体会到了苏轼的惆怅,寒冬里的月亮如冰削般雪白。我见过大海,平静如花、波涛汹涌,有时如一块琉璃,有时柔顺如一匹丝绸,我见过珠穆朗玛峰的高耸,令人生畏,孕育长江的唐古拉山的气势,还有许许多多的高山,他们如地球的脊梁,突兀的拔地而起,让人不经流露出震惊之情。
   我以为我见过无数令人惊叹的美景,可在我遇见你之后,才发现那些令我竞折腰的风景连你的明眸都比不过!在你面前,我愿低下别人所认为高贵的头颅,去亲吻你的脚尖,我虔诚的乞求我能在你心中有一席之地。我起初只希望你能记住我,渐渐的我变的贪心,我希望占据你的心,我希望你的眼中只有我一个人的倒影,我希望你的欲望能穿透我,在我身上留下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印记……
   你可能认为我着了魔,你猜的没错!但我不会让这魔一直侵蚀我,我心底名为爱的情绪早已过剩,我迫切地想要告诉你,以上,是我全部的真心话。望你能正面接受这颗炙热的爱慕之心!    
                                                                         
               
                                           From:你众多爱慕者中的一个
                       

【叶攻】人鱼王子(一)〔叶周〕

很久很久以前,在蔚蓝,广阔的海洋中生活着一位人鱼王子,他俊美无比,善良聪明,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鱼们没有不喜欢他的。但他却没有为任何一条人鱼心动过,每天就一直做着自己分内的事,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他遇见了自己心动的并只为其心动一生的人……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叶修如往常一样来到码头,他是一名水手,黑色飓风号上的一名水手,但是这个水手……有点废
“哟,这不是叶修吗?”
“对啊,大哥,就是那位想当船长的叶修啊!黑色飓风号上的第一天,就想当船长,结果三年过去了,还在这船上里拖地呢,哈哈哈!”个子稍矮的那人的夜叶修讥讽的说道。
叶修早已习惯这样的日常,也懒得去争辩,因为他们说的没错,自己确实没有当船长的才能,而且以他这样的体格也不可能在一群彪形大汉中获得自己应有的功劳。
曾经也有人问过他到底会什么?那时,他是怎么回答来着?哦,“跟任何人打任何游戏都没输过,是不是很厉害!”,后来他就收到了那人无语的省略号。

“嘿,要开船了,别在那傻站着,水手,快上来。”有人对叶修喊道。
“哦!”

黑色飓风号有一次在码头上出海了,叶修拿出拖把和水桶在甲板上清理着,他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船上喧闹欢乐的氛围,与他无关,他只需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阳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但谁也不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今天是叶修在船上第四天,在早晨时天空就变得灰蒙蒙的,而且远处还有沉闷的雷声,船长让大家都做好了下暴风雨的准备,可一直到了下午意料之中的暴风雨还是没有到来,大家都放松了警惕,都认为这今天只不过是一个多云的阴天罢了……

深夜,叶修结束了一天复杂而又无聊的清理工作。他来到甲板上,想拥抱着片刻的宁静。但老天永远不会如人意,开始下雨了,渐渐的雨变得越来越大。

叶修发现天气越来越不对劲,他赶紧来到船长的休息室。
“船长,暴风雨来了,我们需要赶紧逃离,调整航线!”
“你快去叫醒其他船员!”
“是。”

当叶修叫醒全部船员,再次到来到甲板上时,原本平静幽深的海面,早已变得波涛汹涌;远处的闪电,好像天空的一道创口。狂风在耳边呼呼的叫着,似死神在耳边呢喃。
“大家不要慌!左满舵!”船长镇定的指挥着。
“快看,那是什么?”有人指着远处的海面叫着。
“是……是水龙卷……”有人用颤抖的声音回答他。
“啊!我们……我们一定会死在海上的!”
“怎……怎么办?”
“该死的早知道这样老子就不应该上这个可恶的船,什么黑色飓风号,遇到真正的飓风,就连个屁都不是。操!”有的人不安分了。
“够了!”船长发话“大家镇定,既然我们都在一条船上,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就算我们必定要沉入海底,我们也不应该让这结局显得太无力!如果再有人说什么不干净的话,信不信老子我一枪毙了你们!”船长叫道。
大家都沉默了,对啊,如果死亡是最后的结局的,那为何不再拼一拼呢?也不是没有前人从水龙卷里逃脱啊,反正横竖都是死,疯一下又何妨?有些汉子这样想,而有些人早就跳海或乘着救生小船逃离了。
叶修无疑是留下来的其中之一,万一自己真的从水龙卷中逃离了,或许还可能成为船长信任的人,那么自己就离船长的位置不远了,到时候升官加爵引起白富迎娶白富美不在是梦,哈哈哈……咳,扯远了……

(过程懒得写,如果真想看,请参考  加勒比海盗)

最后的结局也是悲惨的整条船都被海浪卷进海里,叶修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wc”,之后他便渐渐地失去意识,只隐约记得貌似有人把他托了起来。

叶修再次醒来是在一片沙滩上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自己到底为何出现在一片沙滩上?当自己还没理清头绪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叶修站了起来,说:“先生,这是哪儿?”
“……荒…岛”
“额…能否详细些,比如:附近是否有人家?岛上是否有居民?还有,你是谁?”
“不……知道,我…叫周泽楷”男人指了指自己说。
“好吧,周先生”
“周泽楷”(。•ˇ‸ˇ•。)
“额,好吧,小周。”
(❁´◡`❁)*✲゚*
“……”

今天是周泽楷18岁的生日,他终于有机会独自去海中探险了,海底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有趣,但他显然并不满足于海底的景色,他偶尔把头探出海面,呼吸着海上新鲜的空气,看着海鸥掠过海面划出一条弧线,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美好的。
把这份美好在夜修那发挥到了极致,在夜晚,周泽楷每天都会把头探出海面,默默的看着这位独自在甲板上远眺的水手,他不知道叶修在看着什么、在想着什么。他只是觉得和叶修在一起的感觉很平静、很美好,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三天里每个夜晚他都会把头探出海面,每次他都能在甲板上看见叶修,这好像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他有些激动地想着。

第四天因为族里要为他办生日晚宴,所以他才出海面时已经很晚了,他以为他不会见到叶修,但是当他探出海面时迎接他的却只是一堆木头废墟,他换了,因为他的家不在这一片海域,而海底并不会准确知道海面的事。他寻找着,他仔仔细细地寻找着叶修的身影,终于他在海中找到了正在下沉的昏迷的也叶修。

周泽楷把叶修拖到离沉船地点最近的岛上,他把叶修放在岩石上,本想静静地看着他,但是人鱼不能离水太久,可自己也不放心,叶修一个人呆在这。所以他做了一个胆大的决定,他找到深海女巫让她把自己的鱼尾变成双腿。
“哎呀呀,你要把这么漂亮的鱼尾变成双腿吗?你可要想清楚啊,以后变成双腿的日子可不好受啊!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刃上一样痛苦的呢!”
“变吧!”
“好吧,小帅哥既然你执意这样,那我也只好遵从你的意愿了,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也先不提什么条件了,希望你可不要后悔哦。”
“嗯……”